海東日報首頁

黃河流過紅谷地

2023-05-09 10:26:12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馬光輝 攝
孫長斌 攝

□文/張翔

黃河從源頭的巴顏喀拉山脈一路精心營造,最后奔向大海長達5464公里的風景長廊中,造就了很多珍珠一樣、可以串聯起來的小盆地,如貴德盆地、化隆—尖扎盆地、循化盆地、官亭盆地、河州盆地、蘭州盆地等。就是在這不足三五百公里的狹長河谷,有這樣一段狹小而美麗嫵媚的谷地,從公伯峽到積石峽,從丹山碧水到撒拉人家,我們姑且就把它叫做:紅谷地。

于是,就有了紅谷地里這兩種對比度極強的色彩:大紅大綠。人們的筆觸也在丹山碧水間尋找靜靜生長的風土民俗……

碧水丹霞間的小氣候

黃河,當然是這偉大風景的創造者,是這萬種風情的播種人。

當她以無比抒情的狀態沖出公伯峽,一頭扎進這片土地豐腴的狹長谷地時,性格居然變得開朗坦蕩起來。綠色的波濤,雪白的浪花,用喃喃的細語,親吻河谷周邊赭紅的土地。

白鴿子劃過水面的檔兒,岸邊高大的河楊的枝葉在撒滿碎銀般的河面上搖曳著成了閃爍的剪影。而太陽漸漸升高后,形態各異的丹霞山體很自然地倒映在黃河的碧水之中。在這春色最濃的地方,發出這樣的感嘆:紅色的谷地,綠色的黃河,大紅大綠造就大美風情……

紅色的谷地是綠色的黃河用剛柔之水經過億萬年的不舍切割而形成的。與它一起形成的,還有谷地的干熱氣候,構成了大高原上最為溫暖的谷地。不管大高原上怎樣地云譎波詭、滄海桑田,這里的小氣候卻遠離高寒,親近溫暖。

這是四月上旬的某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公伯峽口開闊的谷地里,一片天邊云霞似的桃林開得正艷。桃樹枝干矮小,彼此間的距離也稀稀疏疏,而桃花卻依然如陽光一樣爛漫。

這當然是黃河上游最后的一片桃林了:桃枝搖曳、桃花呢喃。而它所處的地理位置,使人對這紅谷地里的一切更加親近和珍惜。我明白,這里的秀色足以洇透許多人荒蕪的心田,足以讓許多人在長期的跋涉中看見心靈可以小憩的地方。

疾步越過公路、田埂走進這片世外桃林之時,在最近的距離、最佳的位置看到了桃花盛開的氣象。那小小的、粉紅的花朵兒一樹樹地盛開下去,就連整個谷地都被一種淡雅的花香所彌漫,蜜蜂飛過的聲音里,好像傳播出滲著陽光的甜味兒來。

有些人進入桃林,好像僅僅是為了欣賞和照相留影,而我彎腰細看桃林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桃林的邊緣,就是變得無比寧靜泛著漣漪的綠綠的黃河水面。桃花依然怒放著,桃樹枝隨著輕風幽雅地搖曳著,枝椏雖夠不著水面,但以綠色黃河作為背景的構圖中,仿佛看到了大畫家王成喜畫作時那種奇異的發現,盡管他擅長的是畫各種月光雪影中的梅花,但如果他這時候也在黃河岸邊,一定會被這片燦若云霞的桃林吸引住。

透過粉綠相間的桃林,就會看見大片大片綠汪汪的冬小麥長勢正旺,似乎能聽見麥苗瘋長準備拔節的聲音。而桃花成了這無邊的綠色地毯上鮮艷的點綴。

沿著一畦畦麥田望過去,終于看見了綠樹掩映下的撒拉族村莊,看見了紅色谷地里最接近人煙的古老的石橋。

進得村來,只見用黃泥精心抹過院墻的院落古樸而方正。黃河水通過支渠的引導,開始沿著綠蔭里的渠道,走鄉串村,毛細血管一般深入到谷地村莊的房前屋后,流進了撒拉人家的麥田果園。

幾位村姑穿著清爽,裊裊婷婷地走出村巷,在黃河的支渠邊,一溜兒排開,開始說笑著洗起衣服來。她們的粉紅的上衣格外引人注目,這正是桃花的顏色呀,再配上在她們的臂彎里輕紗般流動的黃河水,還真分辨不清這是在天上還是在人間了。

走進撒拉人家,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幢漆得金黃的窗明幾凈的松木大房。院子中央的花園里,姹紫嫣紅的牡丹和石榴開得正艷。微笑著端饃饃、倒蓋碗茶水的姑娘叫冬青,那明眸皓齒間,是自然地流露出來的嫻靜和清純。在這灑滿陽光的農家院子里,似乎聽到了黃河的漣漪撫摸歲月的輕柔,似乎看見陽光拍打枝葉的聲音,從農家院落盛開的牡丹花蕊中流淌出來,從撒拉艷姑秋波般閃動的蔚藍的眸子間蕩漾開來。

此時,大自然這個精明的調色師,又開始在這谷地村莊里,增添了淡淡的粉紅和暖暖的金黃,讓谷地里的日子極富層次。細細地品味,那寧靜、安祥中透出的清亮亮的和諧,直直地沁入我們的心田。

辣椒的點綴讓谷地更紅

站在河邊,從對綠色黃河久久的注視中抬起頭收起眼神,面前卻是大片大片赭紅的背景。

地理學上把這樣的地貌叫做丹霞地貌。這種地貌是由水平或變動很輕微的厚層紅色砂巖、礫巖所構成,因巖層呈塊狀結構和富有易于透水的垂直肌理,經流水向下侵蝕及重力崩塌作用形成陡峭的峰林或山地。1977年,地貌學家曾昭璇第一次把“丹霞地貌”按地貌學術語來使用。如今,黃河谷地里的丹霞地貌卻是那樣地極富生命活力:形態各異、栩栩如生。

不要把這紅色谷地里的丹霞地貌簡單地看成具體的物象,從這正在被歲月打磨的地貌的棱角中,在這連綿的山體中,會發現所渴望的那種只屬于有黃河參照的有棱角的個性。

在清水灣的對面,目光會被一嶺棱角分明的丹霞山體所吸引。它像什么?或者什么像它一樣棱角分明,上面筆直而下面微微彎曲?哦,對了,它極像谷地艷姑們高高的鼻梁。不對,是艷姑們高高的鼻梁極像這棱角分明的山嶺。在黃河谷地,只有艷姑們高高的鼻梁與這地貌極為相似和般配,再加上鼻梁上方一對孟達天池一般深藍明澈的眼睛,那是一方地域與一個遠道而來的民族在形體上達成的最為完美的吻和,也是這方地域在氣質上形成的最為鮮明的特征……

徜徉在紅色的谷地里,讓我的目光久久駐足之地,常常是在黃河拐彎的地方。

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縣城對面的黃河北岸,分布著大片大片的線辣椒地,這又是與那片桃林完全不同的景象。

走進辣椒地,又被這大紅大綠的景致所吸引:透過濃密的碧綠的椒葉,下面藏著的全是身材細長的紅艷艷的線辣椒,長的一尺有余,而整個辣椒枝干也高不過一米。

于是,在綠色黃河邊,在紅色的谷地里,這大綠大紅的辣椒在這里靜悄悄地擴展著屬于它們的領地。需要說明的是,偌大的青藏高原及過渡地帶,適宜這種優質線辣椒生長的地方,可能只有這一塊干熱的河谷。

這種以大紅著稱的特色農產品很有名氣。如果非得要對比一下谷地的古老與現代,“仙紅”“天香”等等青海馳名品牌就是從這紅谷地里成長起來的。在青海,這片河谷,還真是收獲品牌的沃土,這不,身邊這位擅長種植的辣農就說,只要心誠,沒有谷地人辦不到的事情!

當風從黃河水面上徐徐吹過,谷地里的色彩變得更加生動豐富起來:楊樹葉子一片金黃,杏樹葉子卻變得火紅無比,而碩果累累的蘋果樹依然泛著深綠。

一串串火焰般躍動的線辣椒就這樣從田間地頭走進了農家院落。在這樣的季節,只見家家的屋檐下、院子里,處處躍動著線辣椒火焰般的紅,紅辣椒獨有的細膩膩的辣香在村莊的上空彌漫開來,特別是在傍晚時分,辣香和淡淡的蘋果香混合在一起,甜絲絲地飄過黃河,直向銀盤一般的月亮旁邊縈繞而去。

漫步在黃河邊的木棧道上,別具風情的撒拉族農家院格外引人注意。

走進一戶農家小院里,廊檐上掛滿了火紅的線椒。在小院一角的廚房里,韓占旺小兩口正忙著給遠道而來游客做菜。在農家樂,有兩道招牌菜品都是用火紅的線椒做的,一紅一綠,做出的菜色香味俱全。

在黃河沿岸的清水、街子、積石等鄉鎮,依托紅艷艷的線椒富裕起來的村民越來越多了,他們將自己種植的線椒,懸掛在屋檐下、農舍旁,街頭巷尾成了火辣辣的世界,要是關山月等先生慕名而來,一幅幅絕美的畫卷就會與這里的碧水丹山、美味佳肴交相輝映,成為盛世一景呢。

這是紅谷地里秋天的記憶,鮮活、濃重,紅紅火火……

黃河岸邊傳承民族精神

說起依戀黃河的撒拉人,就會想起積石峽深處,那靜臥在山莊里歷經風雨滄桑的籬笆樓和曾經飄蕩在黃河風口浪尖上的羊皮筏子。

這兩個一靜一動的古老物件,在塑造一個民族的性格和完善民族文化的進程中,成為了一種不可多得的象征,一種讓人肅然起敬的緬懷!

遙想當年,撒拉族人智慧地用羊皮筏子作為渡河工具,從此,滔滔黃河不再是天塹。而今,交通發達了,羊皮筏子逐漸退出了歷史的舞臺。但是,撒拉人并沒有忘記與這個民族的呼吸一同起伏的古老的渡河工具。每逢重大的節會,在雄壯的號子聲中,撒拉族漢子們依然要駕馭羊皮筏子,在黃河的波濤中“實景”演練、展示風采。

徜徉在遠近聞名的三蘭巴海村,但見村巷曲折,樹影婆娑,紫槐吐蕊、錦葵茁壯。在駱駝泉邊,村里人復原了一座傳統的撒拉族傳統民居——籬笆樓,讓人們直觀地領略獨有的撒拉族古老的建筑文化,其苦心和深意讓前來游覽的客人心懷敬佩。

撒拉族籬笆樓是集木料、石材、草泥為一體的民居建筑,因樓房墻體大部分用藤條編織而成,故得名籬笆樓。它是頗具特色的高原民族建筑文化景觀,具有民俗學、建筑學和旅游開發等價值,其淵源可追溯到明清時代。

古籬笆樓建筑群多為木柱梁檁穿斗式構架,具有雕檐花欄板廊、花格門窗裝修、籬笆編墻、石砌墻基墁道等特色。其最大的特色在于其樓體大部分墻面采用林間特有的喬木、灌木樁桿笆條編制而成的籬笆樓,因年代久遠而成為傳統民居的濫觴。那純樸的木質結構,透著古樸與智慧,形成了獨特的黃河沿岸古村落文化景觀。

籬笆樓的墻體編織物還大量采用了當地特有的灌木——忍冬。唐古特忍冬、紅花巖生忍冬、盤葉忍冬、紅脈忍冬等,在當地山區均有分布。而忍冬喜溫和、濕潤的環境,根系發達,柔韌性強。我們從這一普通的植物“忍冬”身上,似乎也發現了撒拉族群眾為人處世中表現出的忍勁來!

如今的漢語詞匯里,往往將“堅忍”與“堅韌”通用。但是,我依然認為,這兩個詞匯有著明顯的表述差別,尤其在描繪撒拉人性格特征的時候。堅忍的“忍”,強調的是一種狀態,表達的是以極大的毅力忍耐、忍受;堅韌的“韌”,強調的是一種評價,展示的是意志百折不撓、萬難不屈。而“堅忍”與“堅韌”,就是支撐他們從中亞走向東亞,從艱難走向輝煌的強有力的“雙腿”!

如今,漫步在三蘭巴海村,但見村巷曲折,綠樹掩映、鮮花盛開。一棟棟錯落有致的莊廓院,一道道整齊的規范特色院墻,一條條整潔干凈的硬化路,一個個具有民族特色的“撒拉人家”,訴說著紅谷地里鄉村發展帶來的變化。

你聽,這首撒拉族民歌就是最好的例證:

黃河上度過了半輩子,

浪尖上耍了個“花子”,

撒拉是時代的人梢子,

到哪里都是個漢子!

一首民歌有了獨特的個性,撒拉人的村莊就具備了別樣的特質。

是的,自從撒拉族人來到黃河邊的那時起,就在黃河的風口浪尖上,接受命運的挑戰,于是,一種與眾不同的民族氣質就逐漸形成,那就是:敢闖天下。如今,這已經成為河湟谷地人世代相傳的精神支撐。

他們走南闖北,敏銳地捕捉時代的信息,選擇著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深知,從不會有一塊“油香”(一種面食品)沒有來由地從天而降,它的甘美滋味,只有那些敢于拼搏、親手打造自己未來的人,才配得上細細品嘗。

紅谷地不僅僅是大紅大綠

人們把高寒的青藏高原稱之為“雪域”。

可以設想,當片片雪花靜靜地飄落,在這無邊的寧靜中,在紅谷地的四季風景中,人們獨愛這兩種十分鮮亮的色彩:大紅和大綠。

登上黃河南岸的赭紅色山崗,就會看見環繞紅色谷地、閃著耀眼銀光的雪山?,敺e雪山的背后,還有更加高大的雪山逶迤連綿。于是,就想起了英國登山家喬治·馬洛里。他在1924年攀登珠穆朗瑪峰時,在即將登頂的區域神秘消失了。他留給后人的,除了挑戰生命極限的壯舉,還有一句樸實的名言——當有人問他,為什么要這樣癡迷地登山?他淡淡地回答說:因為,山在那里。

回味喬治·馬洛里的這句至理名言之時,人們就找到了癡迷黃河、依戀紅谷地的原因了:因為,黃河在那里,紅谷地在那里。對于生活在谷地里的高原民族,始終景仰雪山一樣的性格特征:剛強而執著;喜歡黃河一樣的處世心態:激情而熱烈。

你看,就是在高原變換的四季里,那些叫冬青、叫索菲亞、叫阿依莎的名字,依然在人們的記憶里綠油油地長著。紅谷地里的風土民情,也在黃河的臂彎里,落落大方、嫵媚動人……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人人做人人爱超碰一区三区_国产欧美在线免费观看_国产直冒白浆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