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東日報首頁

高廟:高原古驛 河湟名鎮

2024-05-07 09:23:48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彩陶博物館

□文/茹孝宏 圖/段炳義

在海東市樂都區東部的湟水北岸,座落著一個古老而繁華的小鎮,它就是我的故鄉——高廟鎮。明代時,在集鎮東北山崗上修有一座雄偉高峻的東頭大廟,因其位置極高,在距該鎮東25公里的老鴉峽西口即可望見,故東頭大廟俗稱為“高廟”,高廟鎮地名也因此而得名。

高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曾是絲路南道、唐蕃古道的驛站之一?,F處于西部兩大城市西寧和蘭州之間,蘭青鐵路、京藏高速公路、109國道、民小公路、蘭新客運專線貫穿東西全境。高廟歷史上曾稱為通湟寨、高廟堡、高廟營、高廟驛。

這里有雙龍泉、水峽、八卦樓、魯班亭等自然人文景觀;出土有精妙絕倫的柳灣彩陶和極具藝術價值的《三老趙掾之碑》;至今仍然傳承著聞名遐邇的古老社火;還有繁華的集市貿易……說它是高原古驛、河湟名鎮,一點也不為過。

壯美的自然風光

高廟地處達坂山東段支脈與湟水之間,同時發源于達坂山東段支脈深處的湟水支流羊官溝、卯寨溝、柳灣沙溝、下水磨溝、白崖子溝、碾線溝、羊腸子溝(其中比較寬闊的羊官溝、卯寨溝、下水磨溝下游都座落著村莊)均自北而南、中下游或下游流經高廟的地段后匯入湟水,而每條支流的兩岸都綿延著南北走向的山脈。這樣,達坂山東段支脈與湟水南北遙相輝映,數條湟水支流與兩岸青山攜手相伴,山與水相互依存,山因水而雄峻,水因山而秀美,山的雄峻厚重、水的秀美柔婉,于天地間呈現出一幅和諧壯美的畫卷。

在這塊和諧壯美的土地上,有許多可供尋訪、游覽的自然景觀。地處西村西南湟水河河灘的雙龍泉曾被清代《碾伯所志》和首部《樂都縣志》記載,均將它列為樂都名泉之一。該泉池有兩股泉水同時冒出,傳說是兩條龍口中噴出的水珠,故名雙龍泉。激情噴涌的泉水溢滿泉池,自流成溪,叮叮咚咚,汩汩潺潺,穿過碎石,流過小草,怡人心房。泉水周邊野花叢生,樹木蔥蘢,鳥語花香。在清輝朗朗的夜晚,還能體驗到“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詩情畫意。

湟水支流下水磨溝,一脈清溪淙淙南流,四時不斷,又有許多“小支流”匯入其中,水源充足。其下游自南而北依次座落著田蒲家、寺磨莊、腦莊3個村莊。溝內禾稼蔬菜生機盎然,楊柳葳蕤,大果櫻桃樹和各種“土著”果樹比比皆是;樹間鳥雀啁啾,兩岸山間雉雞飛撲,野兔出沒,一處處農家庭院掩映在綠樹叢中……讓人體驗到一種自然原始之美和天地和諧之美。在下水磨溝里端的水峽,一尊“石佛”竦峙山間,佛山四周皆絕壁懸崖,唯此石峰直插青冥,氣勢雄偉,自遠處眺望,宛若天外飛來的一位巨人端坐于此,被人們稱為“石佛”。山腳下有一處滴水懸泉,如隨身攜帶一件盛水器,即可接取從凹陷的崖壁間簌簌滴下的泉水,傳說此乃是帶有石佛神藥的藥水。

這里山勢嵯峨,峰奇崖秀,古木參天,枝葉蔽日,綠色植被鋪滿山崖,兩岸峭崖陡壁夾著的狹窄峽谷間,一股小溪蜿蜒流淌,恍若一條款款飄動的銀色綢帶,汩汩水聲仿佛彈奏著悅耳的琴弦。小溪兩旁野花爛漫,爭奇斗艷,林間鳥聲婉轉,花間蝶飛蜂舞。

每年農歷六月初六,為水峽喝藥水之日,同時也舉辦傳統廟會,還舉辦花兒會。每年的這一天,甘青兩地的人們便搭伴來這里或喝藥水,或觀光賞景,或聽賞“花兒”,或體驗推杯換盞的樂趣。峽谷內攤販云集,游人熙來攘往,絡繹不絕,喧嘩聲、叫賣聲、猜拳行令聲、歌聲此起彼伏,響徹峽谷……平素幽靜的峽谷變成了異常熱鬧的場所。

位于高廟鎮最東端的老鴉峽,在南北兩大山之間,湟水湍流,兩岸奇峰陡立,峭壁對峙,怪石嶙峋,以其山高峽窄、水深浪險的形勢成為自古以來進入青海的第一道關隘。其中峽谷中段北岸一山尖如鸚哥嘴伸向河中,被民間稱為“鸚哥嘴”,此嘴背上鑿洞穿木搭為棧道,只通單騎,欲經此地,極為險要。

每當途經老鴉峽,在萬仞絕壁之下,那洶涌澎湃、百轉千回的急流,那震蕩峽谷、回音迭起的濤聲,那彌漫的山嵐水霧,都會給人以視覺和聽覺的雙重沖擊。清代詩人錢茂才途經這里時觸景生情,賦詩《老鴉峽》一首,盡情描繪了老鴉峽的雄奇險峻之景象,詩的最后一句說“劍閣巉巖只一般”。蜀道之難之險,被李白感嘆為“難于上青天”“崢嶸而催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但詩人卻說,蜀道劍閣之險峻和老鴉峽相比,則顯得很一般了?,F在的老鴉峽里“巨龍”飛馳,汽車穿梭,好不熱鬧。倘若詩人能目睹現在老鴉峽“天塹變通途”的美好景象,定會詩情勃發,靈感頓生,寫下更加動人的詩篇。

各具風格的人文景觀

高廟不僅有神奇秀美的自然風光,還有眾多的人文景觀。西村的明代建筑八卦樓為青海省著名景觀之一。始建于明代、后多次重建的東村的東頭大廟(俗稱高廟)以高出名,并承載著高廟鎮的地名。

高廟境內的魯班亭為樂都著名景觀之一。它是于老鴉峽西口湟水河中一塊巨大的青石墩上修建的一座精致小巧的八角亭,又名中流砥柱,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考古證明,該亭建于北魏時期,清道光年間重修,并留有碑記(后被遺失)。亭底的石墩遠眺似圓形,其實為一塊南北略長、東西稍窄的長方形。石墩壁面上鐫刻的“米顛拜否”四個大字及下款“渠陽劉殿衡題并書”字樣,至今隱約可辨。米顛,指米芾,為宋代大書法家、大畫家,且酷愛鑒賞和收藏奇石。劉殿衡,于清康熙二十九年至三十七年(公元1690年—公元1698年)任西寧道臺。“米顛拜否”意為酷愛鑒賞和收藏天下奇石的米芾,是否鑒賞過魯班亭下的這塊奇石呢?由落款可知,此四字是劉殿衡所題書,據說由劉殿衡雇請一位當地工匠所鐫刻。

民間傳說,很久以前,這里是廣闊的肥田沃土,人們過著衣食豐足的生活。后來湟水兩岸逐漸隆起高高的石山,繼之堵住湟水,時間一長,這里積水成海,水患無窮。在人們幾乎絕望之際,好心樂善的魯班聞知此事,便來到隆起的山前,掄起巨斧,劈開了山石,疏通了湟水,人們重新過上了衣食豐足的生活。亭下的石墩就是魯班劈山時掉進河里的一個石渣。當地的人們為了報答魯班的大恩大德,便在其上修建了這座八角亭,并命名為魯班亭。

魯班亭,千百年來,任憑狂風暴雨肆虐,任憑巨濤惡浪沖擊都巍然屹立,巋然不動,那無比堅強的身軀和魯班造福人民的故事永遠駐留在人們心間。

彩陶的王國

高廟鎮政府東2公里的柳灣村,因出土大量精美彩陶而蜚聲海內外,并被譽為“彩陶的故鄉”“彩陶的王國”。

建成于2002年的柳灣彩陶博物館,占地面積5845平方米,可供展覽面積1500平方米。它是目前我國最大的以展示彩陶文化為主的專題性博物館,也是西北地區最重要的一處史前文明寶庫。彩陶館向世人展示了從馬家窯文化半山類型、馬廠類型,齊家文化,辛店文化等新石器時代至青銅時代,距今4600年—3600年間的歷史長河里柳灣先民種植的文明果實,揭開了我國西北地區一處最大的氏族社會公共墓地的神秘面紗。館內儲藏有珍貴文物4萬余件,彩陶就占一半之多,館藏的彩陶文物數量在全國首屈一指。柳灣彩陶中的一件陰陽難辨、令學界爭論不休的裸體人像彩陶壺,曾在考古界引起極大轟動,被譽為該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也被譽為國寶。此外,還有許多精品都可謂國之瑰寶,價值連城。

柳灣出土的文物曾先后在北京、上海、西安、蘭州等地展覽,令世人震驚。北京大學、西北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中國歷史博物館、故宮博物院等單位專家學者前來考察、參觀、指導和學術交流,《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多家主流媒體作了報道,并刊發許多學術文章。著名作家張承志在《北方的河》一書中寫道:“這里的彩陶流成了河。”這既是對孕育了輝煌燦爛的柳灣彩陶文化的“北方的河”(即湟水河)的盡情贊美,也是對柳灣出土彩陶數量之多的形象化描述。

震驚學界的漢碑

在柳灣村東4公里處的高廟鎮白崖子村,因一通漢碑的出土而被人們所熟知。1940年,該村村民在村北白崖溝口挖墩填壕時,在墩北30余米處出土了《三老趙掾之碑》。這是迄今已知的省內最早的一通漢碑,被譽為“青海第一碑”。1942年該碑輾轉移送青海省圖書館保藏,1951年圖書館失火,這通歷經風雨滄桑的名碑,被熊熊烈火灼燒得分崩離析,只剩殘骸,現有拓片和仿制品(青海河湟碑林)存世。

該碑碑額豎排篆書兩行6字“三老趙掾之碑”之標題,另據著名國學家、考古學家、金石學家馮國瑞研究認為“額旁鏤有螭文”;碑文694字,加碑額標題共700字(不包括螭文)?;突捅?,具有上補正史之缺漏,下增地方文獻之異彩的重要史料價值。該碑碑文字體雍容勁挺,端厚雄渾,為漢隸中罕見的藝術珍品。從文學的角度說,該碑碑文也是難得的散文佳作,是樂都、海東乃至青海最早的文學作品。包括高廟在內的樂都文化氛圍濃厚,書風昌盛,曾被譽為青藏高原上的“文化縣”,今又獲批“中國書法之鄉”,因為樂都人的身上早就帶有柳灣文化和漢代名碑的墨香。

《三老趙掾之碑》記載了西漢名將趙充國家族的淵源,著重記述了趙充國屯田河湟的業績及其子孫繼承祖志,移民邊疆,扎根青海,艱苦創業的事跡。

該碑碑主趙寬(即碑首標題中的趙掾,掾是古代的屬官,以官職“趙掾”稱“趙寬”,以示贊譽,也避名諱),字伯然,為趙充國六世孫,由甘肅上邽(今甘肅天水)遷居金成郡破羌縣(治今樂都城區。部分學者認為,破羌縣治所在樂都老鴉,但根據《通典》《元和志》《文獻通考》等記載,破羌縣治所在樂都城區或城區西,筆者贊同這一說法。如在老鴉,則破羌縣和地處樂都東北境的浩門縣有重合之嫌)居住,其父趙孟元為東漢掌管西羌事務的護羌校尉兼副司馬。后因在一次戰役中趙孟元及其三個兒子均犧牲,只有趙寬從鋒矛利刃中突圍出來,成為四個兒子中唯一的幸存者,由此金城郡浩門縣(今樂都東北境)、破羌縣淪陷,官吏百姓流離失所。于是趙寬舉家遷徙至馮翊(今陜西大荔),潛心研習史冊典籍,手不釋卷,韋編三絕,成為一代博觀史略、通曉六藝的碩儒名士。后舉家西遷返回家鄉破羌縣,后又遷徙浩門縣,任縣三老。趙寬作為博貫史略,精于詩書禮樂的漢儒,在幫助縣長處理政務、聽訟理怨之余,興辦教育,傳播儒學。碑文中趙寬“教誨后生,百有余人,皆成俊艾,仕入州府”的史料,為樂都乃至海東、青海有關教育最早的文字記載,趙寬可謂樂都乃至青海文化教育的拓荒者和奠基者。

該碑的出土,曾引起考古界、史學界、書法界的震驚并倍受推重,在上世紀40年代至60年代,一大批研究成果在《文物》《文史雜志》《邊疆通訊》《說文月刊》《隴佑金石錄》《西北文化》等重量級雜志發表。

獨具特色的社火表演

高廟社火歷史悠久,據《樂都社火集錦》一書中記載,最早遷居這里的漢族人的娛樂形式(應當有漢代盛行的百戲的影子)就是高廟社火的源頭……

高廟社火以東、西村社火和老鴉(老鴉、郎家、晁馬家三村聯合演出)社火為最有代表性,內容豐富,節目繁多,形式多樣,有前場、燈官、啞巴、舞龍、舞獅、高蹺(矮蹺)、小唱、旱船、腰鼓、妖婆、大頭和尚等,其中東、西村的亭子、高蹺等節目極具藝術特色,曾贏得了人們的極高贊譽。

亭子也稱鐵芯子、高抬,是在一個鐵木結構的大支架(其下裝有輪子)上固定好五六米的S型亭桿,亭桿上裹上榆樹皮之類,再配一些假的枝葉和花朵,裝飾成榆樹、牡丹樹、桃樹等,亭桿的恰當位置上打制有T型鐵耳,其上面恰當位置上打制有鐵腰卡(亭桿上還有其它配件),讓小演員(5—12歲少年兒童)站在鐵耳上,鐵腰卡卡住腰身,并綁扎牢固。小演員穿上寬衣大褲,鐵制亭桿(芯子)、一些配件和小演員的真手、真腳等都隱藏在寬大的衣袖褲筒內,那站在樹枝上或其它道具上的腳其實是假腳,擎著道具的手也是假手……以此凸現扮演者形象,進而取得以假亂真的效果。但見一架架亭子像火樹銀花,流光溢彩,小俊男、小靚女們濃妝艷抹(均施以秦劇人物重妝),衣著華麗(均著秦劇人物服裝),或鳳冠霞帔,或金盔鐵甲,或瀟灑英俊,或窈窕嫵媚,渾身散發著珠光寶氣。他們或躺在花瓣上,或立在刀尖上,或趴云臥霧,或跨鶴騎馬,個個超凡脫俗,酷似天仙。

當亭子被推著緩緩行進時(原來不裝輪子,由幾人抬著行進),亭子閃閃悠悠,顫顫巍巍,似墜非墜,欲斜非斜,小演員們有的雙臂擺動,似在行走;有的高懸虛空,若蕩秋千;那趴云臥霧者像款款飛翔;那跨鶴騎馬者如游覽勝景,高而雅,懸而妙,驚而險,奇而巧,怪而異,靜中有動,動中有靜,動靜有致,神奇有趣。觀眾驚訝萬分,提心吊膽,演員泰然自若,悠哉悠哉。

亭子是高廟社火中的重頭戲、壓軸戲,也是高廟社火中最優秀、最富有藝術價值的節目。

高蹺是一種舞者雙足踩著木蹺作舞的舞蹈形式(木蹺是在木棍恰當位置上置一塊小板,足蹬于上面,然后將其綁扎在腿上)。高蹺由于表演者高出一截,觀眾得仰首或站在高處觀看,因此也有人將高蹺稱為“高瞧戲”。

高蹺是高廟社火中的重要節目之一,其蹺腿之高是在全國罕見的。1940年以前,其蹺腿最高5米,其后數次截短蹺腿,現以3米高為最多,最高是4米?,F東、西村高蹺隊各有20多人,表演時妝扮成戲劇或歷史故事中的人物形象,配置以秦劇服裝和道具。

如前所說,由于高廟高蹺之高在全國罕見,表演時具有一定的危險性,不適宜“武高蹺”中的特技表演,而屬于以踩為主的“文高蹺”。表演過街社火時只是列隊行進,坐場表演時也只是列隊走幾圈。但他們的表演抬腳快,落腳實,動作自如,瀟灑大方。

由于他們畫了秦劇人物臉譜,穿戴古樸優雅的秦劇人物服飾,超凡脫俗,典雅飄逸,加之居高臨下,浩浩蕩蕩,煞是風光,因而格外引人注目、扣人心弦。其中也不乏一些踩蹺技藝嫻熟者做一些滑稽諧謔的動作,常引來觀眾的一陣陣歡笑。

繁華的集市貿易

據記載,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以后,高廟集鎮上定期的集市貿易就已逐漸形成。集市貿易十分繁榮。

新中國建立后,高廟的集市貿易更加繁榮,上市商品種類繁多、貨色齊全、貨源充足??h人民政府在此設立高廟鎮集市管理委員會,專們負責此項工作。

改革開放后,高廟的集市貿易得到空前發展。取消原來的固定集日,各種店鋪、作坊常年經營。如今,近一公里長的街道兩旁,一幢幢二至三層的小樓拔地而起,各種店鋪、作坊鱗次櫛比,擺攤設點的不計其數,各種商品五顏六色、琳瑯滿目。其中清真手抓、牛肉面、牛羊雜碎、鹵肉、大肉面片最具高廟特色;另外,麻辣燙、海鮮火鍋等各色佳肴、各種風味的飲食、冷飲等應有盡有。高廟街道一年四季人聲喧嘩、熙來攘往,呈現出一派熱鬧非凡、繁榮昌盛的氣象。

故鄉高廟,我將為你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引吭高歌!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人人做人人爱超碰一区三区_国产欧美在线免费观看_国产直冒白浆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